首页 > 股票报道 > 上海莱士:“坏孩子”上海莱士的“失足与救赎”

上海莱士:“坏孩子”上海莱士的“失足与救赎”

时间:2021-05-21 阅读:21作者:小名

一则中国生物已成功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消息“引爆”了A股血制品板块。曾经的“血制品一哥”上海莱士再次回到投资者的视野。与过往风光无限不同的是,上海莱士近几年被“炒股”失利亏损上海莱士、巨额商誉、股权质押强平“阴影”笼罩,股价也一落千丈。或许是“痛定思痛”,“坏孩子”上海莱士2019年表示重返血液制品赛道,聚焦主业。

上海莱士:“坏孩子”上海莱士的“失足与救赎”

2月13日晚间,在新冠肺炎治疗方面传来重磅消息上海莱士。中国生物宣布,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并已成功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投入临床救治重症患者。

在与疫情的对抗中上海莱士,主要应用的血制品有免疫球蛋白和白蛋白。换句话说,新冠疫情可能在短期内带来了治疗性血制品的大量需求,对于曾经的“股神”上海莱士来说,或许也是重新起航的重要动力之一。

2月14日早盘,血液制品相关公司及概念股开盘集体冲高。上海莱士盘中曾涨停,收涨7.84%。事实上,2月5日起上海莱士就连续两日涨停。这也是其股价“平稳”了11个月之后的大幅上涨。不过距离其曾经千亿市值,仍然还很遥远。

并购而来的千亿市值

上海莱士所处的血制品行业,牌照稀缺,行业壁垒较高。因为需求旺盛,行业整体毛利率都处于50%以上的水平,是一个躺着也能赚钱的行业。但在血浆资源存在稀缺性和采浆能力限制的情况下,血制品行业核心的发展战略是并购扩张。

当然此间也有一个说法是,上海莱士在登陆资本市场后的前5年,可谓“波澜不惊”,市值从2008年的48亿元爬升到2012年底的61亿元。但是2013年,上海莱士的实控人之一郑跃文引入了市值管理团队。通过收购、重组利好推动股价上涨、市值上升。

从2012年开始,上海莱士开始提出并购的扩张计划。2013年上海莱士并购了邦和药业,2014年上海莱士又并购了郑州莱士及同路生物,之后又收购浙江海康等。

频繁的并购使上海莱士的资产规模从2013年底15.75亿急剧上升到2015年的115.56亿。其股价也从2012年底14元/股左右上涨到2015年最高的94元/股(除权价),对应市值达到1321亿。而这也是2015年年底A股医药行业最高的市值,超过当时的恒瑞医药和康美药业。同时上海莱士在并购中,营业规模扩大,采血浆能力增强,实现了从行业第四到老大的跨越。

或许是想更上一层楼,2015年上海莱士竟“误入歧途”。2015年1月20日上海莱士开始使用自有资金用于风险投资,后于2016年2月,上海莱士将投资额度从10亿元上调为40亿元。

2015年正是A股牛转熊的一年,而上海莱士却在这一年因为“炒股”而大幅“催肥”了业绩。也是在这一年,上海莱士开始被称为“医药界股神”。数据显示,在2015年-2017年,上海莱士在A股市场分别获得股票投资收益8.7亿元、6.72亿以及4.27亿元,占公司年度净利润比例分别高达58%、40.7%和51.3%。上海莱士俨然变成了“炒股”和血制品双轮驱动的公司。

但“股神”最终也失手了,2018年上海莱士炒股大幅亏损,这也导致2018年全年上海莱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5.18亿元。

“炒股”失利,寄希望于跨国并购稳市值

不知是为了弥补投资亏损,还是害怕股价的大幅波动。2018年2月,上海莱士又发布了一项拟“蛇吞象”的跨国并购公告,交易作价约400亿元。而且,连续停牌了10个月。

不过,投资者似乎并不账,12月7日上海莱士复盘后,遭受连续10个跌停,股价直接跌去65.12%。

此外,当时上海莱士炒股失手导致业绩亏损所暴露出来的不仅仅是投资的问题,公司经营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上海莱士收购的两家子公司郑州莱士、同路生物接连未达成全部业绩承诺,而上海莱士只计提了几百万的商誉减值,当时上海莱士账上积累了50多亿的商誉。“商誉”的地雷还没有炸完,意味着来年还要继续爆炸。这也导致机构下调其评价。

而截止2018年12月6号,上海莱士的两大股东郑跃文和黄凯基本押上了两人在上海莱士的全部身家,质押34.62亿股,占所持股份的97%,满仓操作,动弹不得。

股价不仅是上市公司的内在价值体现,也是影响股权质押进行二次融资的重要因素。但当股价大跌到质押平仓线之时没有补充质押股,导致被动减持的事情,更是会对上市公司信誉造成影响。

事实上,从2018年12月开始,上海莱士公告不断,而其基本内容就是控股股东股票质押违约,存在可能被动减持风险,整个公司迎来被动减持潮。2018年12月19日控股股东莱士中国被动减持25万股、科瑞天诚一致行动人科瑞金鼎被动减持101万股,2018年12月20日,科瑞天诚再遭强平,被动减持1300万股。

2019年1月8日,上海莱士公司另一控股股东科瑞天诚一致行动人科瑞金鼎质押给华融证券的2896.99万股上海莱士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股价低于平仓线且未能履行补仓义务等而构成违约,华融证券有权对质押的标的证券进行违约处置,可能导致科瑞金鼎被动减持,违约股份占上海莱士总股本的0.58%。

2020年1月17日晚间,上海莱士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莱士中国《被动减持计划实施期限届满的告知函》。公告称,自公司2018年12月8日起,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被动减持4.05%的公司股份。

“自我救赎”,回归主业?

或许是痛定思痛,面对公司的巨亏,早在2019年5月24日,上海莱士在回复上交所年报问询函的时候表示:“公司不再参与新的证券投资,原有的证券投资也将在未来适当的时机逐步实现退出,今后将不再进行证券投资。”并表示要重返血液制品赛道,聚焦主业。

根据此前该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上海莱士也将扭亏为盈,预计2019年将实现净利润5.94亿元至7.26亿元。而始于2018年的跨国并购事项也于2019年12月26日获得证监会核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上海莱士被“炒股”耽搁的这几年,血制品行业整合频发,曾经的对手秣马厉兵,天坛生物收购三大血制、博雅大股东收购丹霞,有望注入体内、国际巨头CSL收购中原瑞德等;再加之血制品行业规模效应显著,泰邦、天坛和博雅等陆续新建生产基地和扩产能,进一步加剧竞争,提高市场集中度。

得益于近几年兼并收购,天坛生物已成为“血制品一哥”。2018年,浆站数量上天坛49个,上海莱士41个,华兰25个,泰邦15个。单浆站平均采浆量上,泰邦66.7吨/站居首,华兰44吨/站次之,天坛32吨/站,上海莱士28.8吨/站。2018年采浆量,天坛生物以1567.07吨居首位,上海莱士1180吨次之,华兰生物和泰邦生物在1100吨左右。

从数据可以看出,浆站数量和年采浆量被天坛生物超越,单浆站平均采浆量在四家中垫底。被“炒股”耽搁的这几年,上海莱士错过了黄金的收购兼并期,将“血制品一哥”的地位拱手相让。而现在摆在上海莱士面前的是强有“强敌”天坛生物,后有“追兵”华兰生物和泰邦生物。

对于上海莱士来讲,目前已经“失去”了成为千亿血制品市值的最好时机,剩下的便是如何与其它“强敌”分割原有市场规模的问题。

版权声明: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msxzt.com/bd/2123.html

Copyright © 2021 股民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576号-21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