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报道 >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时间:2021-06-03 阅读:15作者:小名

继7月31日首次冲击资本市场败北后,11月19日,华智股份再次向创业板提交IPO申请。发现网注意到,华智股份目前尚存在过度依赖华为华智控股、股权变动频繁等问题,需引起重视。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继7月31日首次冲击资本市场败北后,11月19日,华智机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智股份”)再次向创业板提交IPO申请华智控股。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据招股书披露,此次IPO华智股份拟发行股票不超过311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4.92亿元,其中4.01亿元用于华智新能源智能设备产业基地(二期)项目,3235.87万元用于华智研发中心建设项目,50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华智控股。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公开信息显示,华智股份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业的电子制造服务商,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差异化和多样化的电子制造服务,包括工程技术支持、供应链管理、生产制造和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发现网注意到,华智股份目前尚存在过度依赖华为、股权变动频繁等问题,恐为其上市增添困扰。针对上述问题,发现网已向华智股份公开邮箱发送采访函请求解释,截至发稿,华智股份已接受发现网独家专访并对部分问题作出回复。

华智控股:华智股份IPO:与华为高度绑定,股权及经营范围多变引监管问询

客户集中度过高,与华为高度绑定

值得注意的是,华智股份近年来的业绩并不如其所描绘的那般理想。

Wind数据库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华智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8亿元、5.08亿元、5.19亿元和2.46亿元,2018年和2019年华智股份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4.37%和2.20%,营业收入的增速明显放缓。

相比之下,华智股份近年来的归母净利润增速下滑则更为明显,2017-2020年上半年,华智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27.74万元、5870.51万元、2695.06万元和3486.36万元,2018年和2019年华智股份归母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3.37%和-54.09%,下滑幅度较大。

此外,发现网还发现,华智股份近九成的收入来源于华为、维谛两家企业,客户集中度较高。

华智股份所处的电子制造服务行业(EMS)是指为各类电子产品提供制造服务的产业,代表制造环节的外包。

EMS行业的诞生是全球电子产业链专业化分工的结果。在电子产业逐渐精细化分工的过程中,品牌商将设计、采购、生产、物流等环节外包给 EMS 企业。因此,华智股份不直接面对终端,通过与下游龙头企业华为和维谛等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参与网络能源市场。

据招股书披露,2017-2020年上半年,华智股份向华为、维谛的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1.32%、91.70%、93.60%和99.82%,客户集中度极高且逐年上升。其中,来自华为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从2017年的30.80%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57.13%。

对此,华智股份在回复函中解释称,华为、维谛作为全球范围内的知名企业。公司凭借及时快速的交货能力、差异化定制服务和优质的产品质量,与华为、维谛建立了稳定发展、良性互动的合作关系,具有较高的客户粘性,双方的合作模式具有较强的稳定性。自公司于2014年、2015年分别与维谛、华为开展合作至今,双方的合作未曾中断过。

股权及经营范围变动频繁引深交所问询

7月31日华智股份首次向创业板报送招股书,一月之后即8月30日华智股份便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审核问询函。

在这份审核问询函中,关于华智股份实际控制人认定和历史沿革以及经营资质及经营的合法合规性的询问引起了发现网的注意。

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华智股份的股权、高层管理人员及其业务经营范围一直保持非常频繁的变动。

2016年12月,在成立近两年后华智股份投资人变更。持有华智股份前身深圳东洲100%股权的原控股股东上海东洲,将其持有的深圳东洲60%股权、40%股权分别转让给蒋笑、沈坚,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1.32元/出资额。

2017年12月,华智股份的注册资本加持,投资人再度变更。深圳东洲增资,引入新股东深圳蒋氏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深圳蒋氏企业”)、深圳沈氏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深圳沈氏企业”),增资价格为1元/出资额,增资后蒋笑、深圳蒋氏企业、沈坚、深圳沈氏企业分别持有深圳东洲20%、13.33%、40%、26.67%股权。

上述增资发生后,2017年12月,沈坚将其持有的深圳东洲5%股权、4.33%股权分别转让给东洲创富、东洲泰富,深圳沈氏企业将其持有的深圳东洲0.67%股权转让给东洲泰富,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1.09元/出资额。

2018年2月,华智股份投资人三度变更。深圳蒋氏企业将其持有的深圳东洲40.00%股权转让给深圳蒋氏,深圳沈氏企业将持有的深圳东洲26.00%股权转让给深圳沈氏,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1元/出资额;2019年1月,蒋笑与沈坚签订《深圳沈氏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沈坚将持有深圳沈氏99%的股权转让给蒋笑,该次股权转让只针对深圳沈氏持有的发行人的股权转让,深圳沈氏持有的江苏嘉瑞的股权(包括对应的债权、债务)均与蒋笑无关,因此深圳沈氏持有的江苏嘉瑞52%股权为公司董事沈坚实际拥有。

2018年7月华智股份整体变更,其名称由“深圳东洲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华智机器股份公司”,另外发行人通过增资引入新股东高略智汇,增资价格为9.01元/股。同时,华智股份的经营范围开始发生频繁变动。

来源:企查查

企查查数据显示,华智股份自2014年成立以来,共发生5次股权变动、8次企业经营范围变动和3次董事监事会高层人员变动。

投行人士分析指出,华智股份客户集中度过高且内部经营管理变动频繁,表明其公司内部并不稳定,华智股份的IPO之路依旧道阻且长,恐长夜难明。

(发现网记者:罗雪峰 实习记者:王苗苗)

版权声明: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msxzt.com/bd/2461.html

Copyright © 2021 股民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576号-21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