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报道 > 远致投资:智动力:拟与远致投资合作 实现“产业与资本联动发展”

远致投资:智动力:拟与远致投资合作 实现“产业与资本联动发展”

时间:2021-06-03 阅读:17作者:小名

发布易11月16日 – 智动力(300686)早间公告称,公司与深圳市远致瑞信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11月14日在深圳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远致投资。基于公司致力于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穿戴、智能家居等中高端消费电子产品及新能源汽车提供精密器件平台型一体化解决方案,远致投资借助其布局的上述消费电子相关业务为公司提供产业配套,预期将对公司业务带来积极的协同效应。通过战略合作,双方可实现“产业与资本联动发展”的合作目标,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

本文源自发布易

远致投资将入主华讯方舟 深圳国资出手股价早盘应声涨停

本报见习记者张晓玉

7月31日,华讯方舟发布“关于控股股东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暨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公告”,公告显示,华讯方舟于2019年7月30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讯科技”)的通知,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光胜先生与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致投资”)签署了《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与吴光胜关于华讯方舟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华讯科技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8.94%的股份转让给远致投资远致投资。

同时,华讯方舟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今日开市起复牌远致投资。

开盘后,华讯方舟股价高开,一度突破7元大关,截至发稿,华讯方舟已盘中涨停。

市国资委介入助力企业发展

华讯方舟主营业务为军事通信应用领域以及军事配套业务,主要从事军事通信相关产品及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聚焦军工无线通信产业、智慧产业、无人化产业、情报与公共安全产业等四大业务领域。

记者注意到,本次权益变动后,远致投资或其指定的投资主体将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公司前三大股东由华讯科技有限公司,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14.94),吴光胜变为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华讯科技有限公司。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公司将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股份转让,远致投资由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出资。公告显示,本次股权转让价格为5.94元/股,股权转让总价款8.62亿元。

华讯方舟表示,本次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引入远致投资或其指定的投资主体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公司股权治理结构进一步优化,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公司的行业地位及竞争力,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可以实现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混合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既保证公司创新活力,又提升了公司的进一步规范化管理,有利于维护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等多方面的利益。

发力5G布局军民融合领域

华讯方舟控股股东华讯科技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太赫兹辐射与探测、太赫兹光谱与成像、太赫兹通信、太赫兹芯片和微流控芯片等领域,且已开发出部分产品。

华讯方舟集团副总裁骆睿曾表示,公司产品立足5G,面向6G,将太赫兹技术应用于军民融合领域。

对此,华讯方舟董秘李湘平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目前太赫兹技术研发属于大股东华讯科技的业务,按照大股东在重组时的规划,军工业务均由上市公司独立发展。就技术角度而言,太赫兹技术可以应用到军事领域,但目前尚未开发出太赫兹军工产品面向市场。考虑到太赫兹技术广阔的应用前景,华讯科技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进行研究开发,研发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新的技术和应用产品,固然也可能因为技术路径相同而研发出太赫兹军工技术,如条件成熟,华讯科技未来也将考虑通过技术赠与、转让或其他方式等将相关技术给予上市公司,由上市公司来发展太赫兹军工业务,避免同业竞争的发生。

(编辑白宝玉)

本文源自证券日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

中国富豪情断加拿大 他牵扯到的这家上市公司公告引围观

6月20日傍晚,科陆电子的一则公告让“吃瓜群众”嗅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远致投资:智动力:拟与远致投资合作 实现“产业与资本联动发展”

科陆电子6月20日就媒体涉及该公司董事长饶陆华私人问题的报道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在该份回复中,科陆电子方面表示,董事长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饶陆华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机关报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对饶陆华及李佩佩相关案件作出判令:

远致投资:智动力:拟与远致投资合作 实现“产业与资本联动发展”

婚姻因自始无效而不发生法律效力。该案件事项纯属公司董事长饶陆华个人事项,与公司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

那么,饶陆华与公告中所提及之李佩佩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据公开报道显示,中国富豪饶陆华(Luhua Rao音译)于2015年8月到加拿大出差时,与李佩佩(Peipei Li音译)相识。二人是否一见钟情,外界并不得而知,但他们却于2016年4月在拉斯维加斯闪速结婚,但很快婚姻破裂。在与李佩佩结婚期间,男方竟然还有一个老婆。事情败露,关系破裂之后,两个人走上了司法诉讼之路。饶陆华与李佩佩婚后成立了一家公司,饶当时投资了1760万加币(折合人民币约9000万元),但现在投资款无法收回,且还发生另外一起新的官司。目前这迭宕的“剧情”还未走到大结局。

也就在饶氏富豪这场重婚闹剧上演的同时,科陆电子的控股权也发生了变化。据该公司19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远致投资于2019年6月19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增持公司股份101.29万股,增持完成后,远致投资持有公司341,685,291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4.26%。公司原第一大股东饶陆华持有公司股份情况未发生变化,饶陆华先生持有公司股份341,685,208股。远致投资以多于饶陆华83股成为科陆电子第一大股东,而远致投资的实控人为深圳国资委。

科陆电子一则公告引来吃瓜群众围观

6月20日,科陆电子就董事长跨国重婚案事项回复深交所问询,称董事长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婚姻因自始无效而不发生法律效力。此事之前就有媒体报道,但并未吸引市场太多的目光。然而今日这则公告却在收盘之后引来吃瓜群众围观。公告内容如下:

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2019年6月17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对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公司收到问询函后高度重视并对问询函中关注的问题进行了核查。公司已按照相关要求向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了回复,现将有关回复内容公告如下:

问询函问题一:有关媒体报道是否属实或部分属实。如不属实或部分属实的,请予以澄清说明。

回复说明:经向公司董事长饶陆华先生了解,饶陆华先生告知如下: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饶陆华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机关报案,其被骗取的相关资产已被加拿大法院冻结,后续其本人将积极采取法律手段追回;从加拿大法院的相关文件了解到,李佩佩在与饶陆华认识期间,另以恋爱为由骗取加拿大黄冬冬先生钱财,黄冬冬已就李佩佩骗取财产事项向加拿大法院提起诉讼。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对饶陆华及李佩佩相关案件作出判令:婚姻因自始无效而不发生法律效力。根据深圳市公安机关近期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书,未发现饶陆华有犯罪记录在案。

问询函问题二:目前,饶陆华作为你公司控股股东,持有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24.26% , 与公司第二大股东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差距仅为0.07%。如相关诉讼属实的,请你公司说明相关诉讼的主要情况,以及相关事项对你公司的影响、是否可能引致饶陆华持股变动,从而影响你公司控制权稳定。

回复说明:该案件事项纯属公司董事长饶陆华先生个人事项,与公司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经向公司董事长饶陆华先生求证,本次诉讼不会引致公司董事长饶陆华先生持股变动,从而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

问询函问题三:请你公司自查并说明有关事项是否属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及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应披露事项、你公司前期已披露信息是否存在遗漏。如是,请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回复说明:根据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文件及公司自查,公安机关未对公司董事长饶陆华先生立案调查,也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本次所涉及事项,不构成《公司法》规定其不得担任公司董监高的情形,不存在个人无法履职、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等情形,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已作出判令婚姻自始无效,其持有股份或者控制公司的情况未因此发生或者拟发生较大变化,故本次事项不属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及贵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应披露事项,公司前期已披露信息不存在遗漏。

问询函问题四:你公司认为应予说明的其他事项。

回复说明:公司不存在其他应予说明的其他事项。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体是《证券时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日报》、《上海证券报》及巨潮资讯网(}

中国富豪的第二春是个“骗局”?

据搜狐网刊载的报道:2015年8月,中国富豪饶陆华(Luhua Rao音译)到加拿大出差时与李佩佩(Peipei Li音译)相识。2016年4月,两人于拉斯维加斯闪速结婚。但婚姻仅维持了一年左右,两人的感情就破裂。昔日的恋人和商业伙伴更是因为金钱纠葛在法庭上针锋相对,相互指控,相互反诉,指责对方试图操纵加拿大和中国的法律体系。在BC省法院支持女方诉求之后,如今饶陆华将提出上诉。

更令人吃惊的是,饶陆华与李佩佩在海外结婚之时,他还有另外一个老婆。

据报道,李和饶相识时,李已入加拿大国籍。之后两人并结了婚,然后成立了一家名为LPP Properties的公司,投资温哥华地产。饶陆华当时投资了1760万加币(折合人民币约9000万元),李佩佩则象征性地投入1000加币,而李佩佩则是公司的唯一董事。其中700万用于在温哥华西部购买了一栋住宅。

根据李佩佩称,当时她并不知道饶陆华在中国有位妻子。根据李佩佩去年夏天提交的一份索赔声明显示:2016年秋末,两人关系破裂,而在这段关系破裂之前,饶陆华从未向她透露他已经在中国结婚了。同年12月,两人走上了法庭。饶陆华起诉李佩佩,要求她和她的公司归还1765万加币的投资款;2017年1月,李佩佩则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

之后,饶陆华想终止起诉,继而要求北京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审理此案,但一法官则指控饶陆华“企图获得不公平的战术优势”并命令其停止在中国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另一名法官宣布两人婚姻无效,且并没有反对李佩佩提出的赡养费和财产分割要求。

饶陆华对上述两项判决不满,于本周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下周,上诉法院还要审理另一宗李佩佩去年夏天提出的诉讼,据悉,李佩佩声称,她和饶陆华曾在2018年3月在香港见面,协议解决这个混乱的局面。她说,两人协商同意,饶陆华拿回800万加币,而她则仍享有住宅和LPP Properties剩余资产的所有权。但是饶陆华却对这一协议予以否认,他表示,从未达成过这样的协议。

此外,上周由饶陆华和李佩佩合伙创办的LPP Properties投资公司向法院提起一份新的诉讼,称饶陆华曾向公司借了1600万加币,要求饶陆华归还这笔借款以及相关利息。目前,法院尚未就此诉讼作出回应,庭审日期也尚未确定。

据消息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这应该是有人给饶陆华做了一个局。

科陆电子大股东已经换人

科陆电子19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远致投资于2019年6月19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101.29万股,增持完成后,远致投资持有公司341,685,291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4.26%。公司原第一大股东饶陆华持有公司股份情况未发生变化,饶陆华先生持有公司股份341,685,208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4.26%。远致投资以多于饶陆华83股成为科陆电子第一大股东。

去年8月,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远致投资”)与科陆电子控股股东饶陆华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受让饶陆华持有的科陆电子1.52亿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0.78%),将成为科陆电子第二大股东。2019年2月1日,远致投资继续通过二级市场举牌增持科陆电子7041.74万股,增持后合计持有2.22亿股,持股比例达到15.78%。4月26日,饶陆华将11389.51亿股通过协议转让给深圳市远致投资,远致投资股权占比来到24.1895%。

目前,科陆电子市值将近70亿,但仍处于亏损状态。

本文源自券商中国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

版权声明: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msxzt.com/bd/2466.html

Copyright © 2021 股民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576号-21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