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炒股高手 > 高阳科技:小贷逾期上升 高阳科技又遇支付营收下滑

高阳科技:小贷逾期上升 高阳科技又遇支付营收下滑

时间:2021-04-26 阅读:20作者:小名

本报记者 蒋牧云 张荣旺 上海 北京报道

高阳科技:小贷逾期上升 高阳科技又遇支付营收下滑

近日,高阳科技(00818.HK)发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中期业绩高阳科技。随着财报的出炉,其入股的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随行付”)的业绩情况也浮出水面。

高阳科技:小贷逾期上升 高阳科技又遇支付营收下滑

数据显示高阳科技,随行付上半年的营收同比上一年同期下滑34%。

同时高阳科技,《中国经营报》记者还了解到,随行付旗下的南昌随行付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随行付小贷”)上半年M3+逾期率达到13.2%,较2019年同期的7.8%大幅上涨。

关于逾期上涨的原因以及应对方式等,记者分别向随行付以及高阳科技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应对疫情较被动

高阳科技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20.2亿港元,同比减少32.7%,实现期内溢利2.2亿港元,同比减少46.3%。截至6月30日,高阳科技资产总值为84.6亿港元,同比增加4%,流动资产净值为33.4亿港元,同比增加7%。

高阳科技表示,其业绩下滑主要是由受新冠疫情影响,导致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分类的营业额大幅下跌。可以看到,高阳科技的营收中“提供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一项为16.67亿港元,同比2019年上半年下滑34%,占总体营收的82.5%。

高阳科技主要通过重庆结行移动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结行”)在境内开展支付业务。天眼查显示,重庆结行成立于2002年,主要从事平台运营解决方案业务,目前持有随行付80.04%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随行付目前的业务包括互联网支付(全国)、移动电话支付(全国)、银行卡收单等。具体到产品分别有传统、智能POS、聚合码支付等,行业方案主要涉及的有金融、餐饮、物流、零售等。

但记者注意到,对比8月20日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随行付的业绩情况稍显逊色。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银行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规模同比增长6.83%,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规模同比增长18.37%。

在疫情的影响下,另一发布半年报的上市第三方支付企业则是营收与净利润双增长。拉卡拉(300773.SZ)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5.06亿元、4.3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0.38%、18.99%。

为何同样是支付业务,疫情影响下的业务规模变动趋势却出现相反的情况?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POS业务与互联网支付在疫情中有不一样的表现,POS主要在线下场景,几乎在疫情中全部暂停了。而互联网支付反而有所受益。支付产业网创始人刘刚也表示,由于各支付机构主攻的场景不同,而各个场景受到疫情的影响程度不同,比如航旅、线下商铺场景受到的冲击较大,而电子游戏、在线直播等场景反而是在疫情中受益。

根据上述的央行数据来看,目前能否认为疫情对支付机构的影响已经消除?机构又有何方法来主动应对疫情影响?刘刚认为,虽然整体行业的趋势向好,但各机构的经营水平层次不齐;加上支付机构的业务规模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商户的经营情况,处于较为被动的状态。支付机构能够协助政府发放消费券是目前较为有效的促进措施。

对此,黄大智也表示,对于支付公司而言,布局不同场景的企业业务恢复也会不同。比如餐饮零售场景的恢复速度较快,影视航旅的恢复速度较慢。而企业也可以选择主动出击,去布局目前业务情况较好的入互联网医疗、线上教育等板块。

另外,有三方支付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支付机构可以从数字化服务的角度开拓业务,比如一些线下的餐饮、商铺等在疫情中意识到了数字化的重要性,而支付环节由于可以串联其业务的获客、营销、支付等环节,借此机会推动相关SAAS服务的业务扩张目前有所成效。

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疫情期间确实打通了不少新型产业的上下游。就支付而言,其本身就是产业链最后一公里解决方,在助力其他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还有很多需要进行深入思考和持续探索,比如如何渗入整体产业链提供服务,在监管政策解读、合规风控管理、业务运营模式转型、支付产品支撑服务等方面精准赋能。

支付业务之外,上半年高阳科技通过提供金融解决方案实现营业额6720万港元,同比减少19%,该项录得经营亏损4.4亿港元,亏损同比扩大10%;电能计量产品及解决方案实现营业额3546万港元,同比减少64%,由盈转亏录得经营亏损806万港元。

那么,金融解决方案等业务营收与盈利双双下滑的原因又是受到什么影响,这部分的业务规模并没有做大的原因是什么?以及随行付与这类业务是否有所联动?关于上述问题记者暂未收到回复。

代偿产品年利率达59%

同时,高阳科技财报数据显示,公司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项下信贷减值亏损为4.4亿港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信贷减值亏损增加225%。高阳科技财报显示,信贷减值亏损总价主要是由于小额贷款业务的逾期应收贷款结余减值亏损。

高阳科技主要通过随行付的全资子公司随行付小贷展开小额贷款业务。天眼查显示,随行付小贷成立于2017年,握有互联网小贷牌照,注册资本5亿元,运营信用卡代偿平台“还到”、无抵押大额信贷平台“随商贷”等。

截至2020年6月30日,小贷业务应收贷款总额为5.94亿港元,同比增加38.71%。其中,逾期超过1个月的贷款占应收贷款总额的15.8%,与去年同期13.6%相比增加了两个百分点;逾期超过3个月的贷款共7856万港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32.9%,M3+逾期率达到13.2%,较2019年同期的7.8%大幅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通过互联网投诉平台聚投诉了解到,用户罗先生,在2019年12月通过“还到”平台借款7400元,共6期,每期还款1455元,共计需要还款8732元(其中本金7400元,利息313.89元,平台服务费1018.11元),若将服务费计入还款,该笔贷款的年化利率达到59%。

记者此前通过采访了解到,法院通常认可24%以内的年化利率,多出的部分将不予认可,也就是借款人仅需归还24%(或以内)的利息。而大部分的贷款平台或者助贷平台无法仅在24%的红线下获取盈利,故通常使用“服务费”“保险费”等变相突破利率限制。

关于这一投诉内容,随行付方面向记者表示,已与该名投诉者进行沟通。旗下借贷业务结合国家法律规定及客户风险评估水平,给予年化18%~36%不等的综合年化利率,不存在违规行为。值得注意的是,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调民间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引发借贷行业震动。

另一用户也表示,通过还到借款9800元,分12期,每期还款1110.66元,共计还款13328元,计算下来的年化利率达到60.95%。为此,用户表示认为共计2746元的服务费有不合理之处,希望退还。但最终用户通过投诉平台称,随行付方面给予用户的反馈是,由于用户已经还清贷款,便不再进一步处理。

关于为何随行付小贷会出现高于36%的年化利率,以及随行付在整个贷款流程中的合规管理等具体如何进行等问题,记者向随行付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版权声明: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msxzt.com/cggg/1712.html

Copyright © 2021 股民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576号-21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