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炒股高手 > 603188:丰山集团:史上最快“ST”,源于环保整治

603188:丰山集团:史上最快“ST”,源于环保整治

时间:2021-05-25 阅读:11作者:小名

“工作十年了,三个月的停产检修还是第一次遇到603188。”

603188:丰山集团:史上最快“ST”,源于环保整治

2019年3月6日,上海,2019国际农用化学品及植保展览会,丰山集团展台603188。 (IC photo/图)

上市仅302天603188,尚属次新股的丰山集团(603810.SH),创造了A股市场的一项纪录,成为了最快戴帽“ST”的股票。丰山集团位于江苏盐城大丰港石化新材料产业园,是一家脱胎于化工厂的农药公司。

2019年7月14日晚间,丰山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在7月16日正式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更变为“ST丰山”。从丰山集团上市到戴帽“ST”,仅过去302天。

让丰山集团戴帽的原因颇为奇特——因缺少热能,不得不停产。

2019年4月18日,因园区内集中供热公司凌云海热电对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检修,原药合成厂于当日开始停产。该厂生产的氟乐灵等四种原药产品,实现收入占2018年合并业务收入的比重为58.68%。

公告显示,预计园区内集中供热公司无法在7月18日前恢复供热,原药合成厂仍处于停产状态,暂无明确复产时间。

由于停产将近三个月,符合上交所规定“当公司出现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情形,丰山集团向上交所申请了对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戴帽“ST”。

7月16日,丰山集团发布的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营业收入、利润总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17.38%和4.07%。在报告中,丰山集团亦强调此次财务数据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供热公司停止供热,导致合成药厂停产。

南方周末致电丰山集团董秘办公室时,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一切信息以发布的公告为准。

多家化工园区全面停产“工作十年了,三个月的停产检修还是第一次遇到。”凌云海热电工作人员张翔告诉南方周末,长时间停产对公司影响巨大,目前每个月亏损在100万元左右,工人都处于轮休状态。

为了减少对下游生产的影响,凌云海热电每年的例行安全检修大多安排在淡季的7至9月。张翔向南方周末解释,例行检修一般不会停产,除了发生生产事故外,停产式的检修一般不会超过3天。

丰山集团所在的大丰港石化新材料产业园,是由华丰工业园、海洋生物医药产业园、石化产业园、石化仓储物流园合并而成。

作为原华丰工业园园区内唯一一家供热企业,园区内所有企业都由凌云海热电供应热能。此次长时间热能断供,也导致与丰山集团位于同一园区内的辉丰股份(002496.SZ)和九州药业(603456.SH)出现停产危机。

2019年7月12号,辉丰股份发布了业绩修正报告,预计亏损为7500万至1.75亿元,主要原因便是供热公司停止供热。九州药业受到的影响远小于前者,仅子公司车间遭到停产。

此次为何长时间停产检修?张翔认为,这与2019年3月发生的响水爆炸案所引发的安全生产问题,存在或多或少的关系。大丰市离响水县仅190公里,同样是化工企业密集所在地。

离响水县仅二十多公里的连云港灌云县临港产业区化工企业协会办公室主任张正虎告诉南方周末:“2017年连云港堆沟港化工园区发生爆炸后,临港产业区全面停产。后来陆续有7家化工企业复产,但在响水爆炸案后,园区内又进入全面停产。”

据张正虎介绍,除了临港产业区外,连云港灌河沿岸的三个工业园区(燕尾港、堆沟港、陈家港)均在响水爆炸案后处于全面停产状态。目前大部分化工企业只留下技术和管理人员,其余人员多遭买断或遣散。

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603188.SH)位于灌南县堆沟港化工园区,公司总经理朱玉林向南方周末表示,目前公司确实处于停产状态,但不愿透露更多细节。

2019年3月,江苏盐城响水化工园区发生重大爆炸事故后,江苏省发布了《江苏省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方案》,开始对化工园区进行全面核查,关闭安全和环保不达标、风险隐患突出的化工企业,并逐渐压缩化工企业数量。

丰山集团的公告中显示,截至公告日,园区内企业仍处于安全、环保整治提升工作中,暂未有化工合成类企业复产。

股改乌龙在丰山集团的历史上,一起股改乌龙事件留下的后遗症至今仍未解决。

2014年4月,丰山集团前身大丰农化二厂原员工宗根华曾向盐城市大丰区法院提出诉讼,要求确认其为丰山集团的股东,但大丰区法院、盐城市中院、江苏省高院悉数驳回其上诉请求。

尽管上诉失败,但宗根华的起诉书透露出一些丰山集团的改制情况。

丰山集团前身为草庙化工厂,是盐城市草庙镇的乡办集体企业,1991年更名为大丰农化二厂,宗根华即为该厂员工。

一年后,大丰农化二厂与香港陈文聪合资经营盐城丰山农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丰山公司”),两者分别持股75%和25%。

1994年,草庙政府按照“先出售,后改制”的改革意见,与代表大丰农化二厂全体员工的厂长殷凤山签订企业产权转让合同,将上述两家企业出售给了殷凤山。当时,大丰县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试图将大丰农化二厂改组为股份制企业。

改制前,宗根华曾向大丰农化二厂缴款5万元,大丰农化二厂出具的收款凭证中载明为“投资款”。正是这份指向不明的“投资款”,宗根华与丰山集团开始了长达数年的纠纷。

草庙镇政府曾在2015年出具一份“离奇”说明,称企业改制在1994年正处于探索阶段,误将盐城丰山公司作为改制对象,不符合法律规定。1996年,在向工商部门咨询后,明确改制对象应为原集体企业即大丰农化二厂。

重新改制后,大丰农化二厂在1996年更名为大丰市丰山农药有限责任公司。同年,经工商部门进行登记核准,再度更名为江苏丰山集团有限公司。

宗根华在起诉书中认定自己的5万元,投资对象为大丰农化二厂,且由该厂开具了“投资款”收据,应享有股东权益。在大丰农化二厂改制后,也应作为丰山集团股东。

但法院经调查后认定,在草庙政府1994年12月进行的改制中,错误将盐城丰山公司进行改制。宗根华的投资对象企业也为盐城丰山公司。

由于盐城丰山公司属中外合资企业,内地自然人不能成为中外合资企业的中方投资者,宗根华持有的盐城丰山公司股权证无效,对盐城丰山公司的投资也应视为无效。投资行为不具有合法性,投资只能做往来款处理。

与此同时,宗根华于1995年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是大丰农化二厂员工,无法成为改制后的股东,更无法确认其丰山集团股东身份。

但宗根华并不认同此前法院的判决,认为在工商资料登记中,1994年草庙政府改制的对象是大丰农化二厂而非盐城丰山公司,当时没有工商资料表明盐城丰山公司同时进行了改制。上述草庙镇政府的声明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无法对抗工商资料。

为此,宗根华在2017年曾分别起诉大丰农化二厂和丰山集团董事长殷凤山等人,但均告失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丰山集团董事长殷凤山在1995年至2007年长达12年时间里,曾兼任盐城市草庙镇党委副书记,而丰山集团的改制亦发生在其上任前后。

两款产品未获生产许可2018年9月,丰山集团拟登陆上交所,并公开募集5.7亿投向4项原药的生产线改造。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书中写道,募投项目中,除精喹禾灵原药外,喹禾糠酯原药、氰氟草酯、炔草酯原药、三氯吡氧乙酸、三氯吡氧乙酸丁氧基乙酯原药未获生产许可,要求丰山集团说明上述项目的生产技术来源,是否具备大规模生产条件。

丰山集团发布的公告中,并未有文件公开回应证监会反馈意见。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显示,截至2018年7月15日,丰山集团的三氯吡氧乙酸丁氧基乙酯、三氯吡氧乙酸并未在农业药品生产批准证书名单中。

与此同时,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显示,丰山集团并未掌握三氯吡氧乙酸丁氧基乙酯的发明专利。此外,三氯吡氧乙酸仅作为除草组合物与敌草快共同申请了发明专利,并未单独申请专利。

但在丰山集团官网,已经将三氯吡氧乙酸丁氧基乙酯、三氯吡氧乙酸列为合成原药产品,并分别标注年产量1000吨,含量达到99%。

在公开募集项目中,上述两款产品生产线改造项目的投入共计7800万元。

另据经济日报旗下中国经济网报道,2011年世界环境日当天,江苏大丰发生一起化工气体中毒事件,工业园附近共有三十余村民因吸入有毒气体入院治疗。村中的废气污染群众监督员最终将毒气来源锁定为丰山集团。

(应受访者要求,张翔为化名)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吴超

版权声明: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msxzt.com/cggg/2260.html

标签: , ,
Copyright © 2021 股民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576号-21网站地图